鬼故事大全 www.xzci.com

鬼故事大全 > 灵异事件 > 循环阴谋

循环阴谋

    

此刻的王小山,沉浸在无边的黑暗和绝望中,好像有什么东西,正不怀好意地在一旁觊觎,准备收割他脆弱的生命。

“你醒了吗?”

循环阴谋一个声音响起,王小山扶着头坐起来,眼前一片黑暗,像是在没有月光的夜里。他奋力摇摇头,想让自己变得清醒些,但似乎并不太成功,他感觉整个身体失去了协调,像是酗酒过度。

“谁在那里?救救我!” 王小山大喊,喊过后突然哭了。他记起来,这里是郊外一座废墟的地上三层,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。

没有水,没有食物,甚至没有光,孤独和绝望的滋味如毒蛇噬心。

王小山想到了阴谋与谋杀,其实他早该想到,什么拓展运动,都是骗人的鬼话……

双重烦恼

事情要从两个月前说起。

王小山是一家小广告公司的副总经理,正策划一个大型系列户外广告。这单超过三百万的业务是总经理的情人俞露拉来的,使濒临破产的公司重新活了过来。

王小山很高兴,但同时也很郁闷,因为要兑现承诺,就要奖励俞露一百万。

一百万,对于一个刚从破产边缘被拉回来的小广告公司来说,是一笔很大的开支。总经理笑嘻嘻地说:“小王啊,承诺是你开出的,那资金的事当然也应该由你想办法,你也知道,这单业务的利润,也就一百万多一点。”

王小山哪来的一百万?

这笔钱令一些人开心,也令一些人烦恼。

而王小山的烦恼不只是资金问题。他的女朋友是公司的文案,叫程晶,本来两个人爱得死去活来,但公司效益不好后,程晶就有些冷淡了。

王小山知道,程晶给他戴了顶绿帽子。对方是个发型师,似乎有黑社会背景,这让想要报复的王小山顾虑重重。

人间蒸发的一百万

一切都是因为钱,钱可以让人生活得更好,也可以给人带来烦恼,甚至可以让人人间蒸发。

俞露就人间蒸发了,连同公司支付给她的一百万。

这一切似乎在总经理的预料中,所以面对警察间询,他表现得从容不迫。

可王小山不行,他胆子小,身体不停地发抖,抖得警察都觉得他非常可疑。王小山说俞露拿了奖金后离开了公司,可能回老家了。

幸好俞露的未婚夫及时发疯,才让王小山摆脱了杀人嫌疑。俞露的未婚夫有点像“范进中举”,整天两眼放光,不停地大喊着“我有一百万!”

俞露的失踪在公司引起不小的震动,但时间能磨平一切。只一个月不到,大家就渐渐忘记了她。“大家”中并不包括王小山,他无法忘记那个笑容爽朗的女人,每到黑夜降临,那个女人的笑脸都会出现在黑暗里,让他无法入睡。

曾有一夜王小山靠安眠药睡着了,但却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。梦里俞露在一条漆黑的通道中摸索着,愤怒而又绝望地呼唤着他的名字。那嘶哑的声音就像恐怖片中的唤灵者,或者是来自地狱的复仇者。

那一夜,王小山梦呓不断,时而尖叫,时而哭泣,把躺在身边的程晶吓得连夜逃到朋友家里,且一去不回。

次日清晨,王小山凝视着镜子,镜子里的他面色憔悴、神情恍惚,如恶魔附身一般。

此刻的王小山,沉浸在无边的黑暗和绝望中,好像有什么东西,正不怀好意地在一旁觊觎,准备收割他脆弱的生命。

来自地狱的声音

王小山的手又摸到一扇门,他毫不犹豫地推开,有门就有希望,有希望就不能放弃,他睁大双眼,期盼能看到一丝光亮,但仍是失望。门内,充斥着尘埃味,没有任何通道。

就在王小山准备离开时,那扇门里突然响过一声轻笑,声音极低,但在这死寂的地下却无异于平地一声雷。王小山猛地回过身,泪流满面,精神几近崩溃。

“放我出去!我愿意交出来,我愿意全部都交出来!”

黑暗中再无声响,似乎刚才的那声轻笑是王小山的幻觉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我也是受害者啊!”

王小山跪在雾般的尘埃里,满嘴的灰尘,干裂的双唇再次涌出鲜血。嗓子剧痛无比,似乎气管也裂出一道道口子。

“没谁是无辜的。”

就在王小山觉得自己要死了,再也挺不下去了时,那个声音又出现了。他甚至感觉到那人口中呼出的湿热气息抚过耳垂。

王小山惊惧地四处环顾。他听出来了,那声音是俞露,一个本应死了两个月的女人。

“你……是俞露?”

黑暗中无人回答,王小山咽了口混着尘埃的唾沫,绝望道:“杀了我吧!是我对不起你!”

王小山坐在尘埃里疯狂地大喊,继而哭笑,抱住头深埋进膝盖间。

“没谁是无辜的,也没谁可以判定他人有罪。你不行,我当然也不行。”

那声音再次响起,王小山突然伸手向前抓去,竟真的抓到一只小手。但他两天水米未进,力量不足,对方挣脱逃走了。王小山听到,有脚步声快速消失在前方,他匆忙挣扎着爬起来,跟随着向前,可只跑出几步就撞到了一面墙上。

王小山心中惊疑不定,刚才分明抓到了一只手,感受到了手上传来的温度,也听清了那人逃走的方向,怎么跟去竟然会撞在墙上呢?难道又是幻觉?

他颤抖着扶着墙,左右摸索,终于摸到了一道狭窄的门,就在他右边半米的地方。

“会是谁呢?” 王小山猜测,到底是谁企图让自己死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?是俞露?但,俞露不是死了吗?

门内也是尘埃飞扬,这更证明了刚才确有人匆匆跑过。王小山像是看到了希望,他伸着双手一路向前摸去。他不知走了多久,仿佛这路永远没有尽头。王小山的心开始向下坠,他意识到那个人的目的,或许是将他引向更深的地方,而非出口。

“我要你死!哈哈哈!”

像是证明王小山的猜测,前方又响起那个女人神经质般的笑声。

待屠的羔羊

没错,两个月前的那个夜晚,就是王小山开车拉着昏迷不醒的俞露来到这里的。

当王小山把俞露拖到总经理指定的地点时,那个神秘人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。他利索地把俞露抱上简易手术台,熟练地捆绑,并习惯性地在俞露的身上摸了几把。

在走出那个房间时,王小山回头看了眼,那人狞笑着站在手术台边,手术刀闪着寒冷的光。

如果没有总经理给的那份地图,王小山根本找不到回地面上的路。地下商城被分成无数的小商铺,布局不合常规,像一个迷宫。

王小山当时想,这真是杀人藏尸的好地方。但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这里的客人,待屠的羔羊。

一片漆黑中,王小山终于摸到墙壁,他虚脱地倒下,在尘埃中喘息。他的肉体与精神已经到了极限。也许,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废墟,就是他的坟墓。

可他不想死!

“一百万!我给你们,可是要先送我上去我才给!”

黑暗中无人应答,但王小山明显感觉到了,有一个人在思考,徇利弊,一百万与复仇孰重孰轻。王小山有种感觉,钱这东西,不论在什么时代,都比仇恨更为重要。

“你认为,夜过去了吗?”

那个声音再次响起,王小山竖起耳朵分辨方向。

“财富,只不过是数不尽的数字,数不尽的黑暗。你想在黑暗中呆多久?一天?一年?一生?或者生生世世?”

那个声音仿佛在吟诵一首诗,温柔而又轻盈。

王小山顺着那个声音追去,却又撞在一堵墙上,头破血流。

“一百万……救我,就全部给你……” 王小山断断续续地说,这一回,他是真的昏过去了。

两个人影从黑暗中走出,他们摘下夜视镜,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。女人踢了踢昏迷中的王小山,轻笑如歌。

“你看,希望一直都在,只是你没想到抬起头而已。”

这时另一人跪下,拨弄王小山的头,看到那张沾满灰尘不成人样的脸。

“这一次的极限拓展很成功,而且还有许多惊喜,不是吗?”

他们俩站在王小山身前笑了。

不像警察的“警察”

王小山醒了,被光刺醒的。他惊喜地睁开眼,最先看到的却是一张陌生的脸,然后是明亮的窗户,几乎像天堂。

“你醒了?很好,我是警察,你能回答几个问题吗?”

王小山眨了眨眼睛,重新昏迷过去。

“他晕过去了。”

一个慵懒的声音在房间的一角响起,一个女人迈着小碎步过来,竟然是失踪两个多月的俞露,只是脸型和从前略有不同,多了几分阴柔。那个自称警察的人则笑了笑,站起来点燃一根香烟。

“你认为他会说出那一百万的下落吗?”

“当然,你以为他是超人啊!”

两个人低下头观察王小山,那张脸瘦得不成形,两个人得意非凡。只是他们不曾看到,在他们离开房间的一瞬间,躺在床上的王小山动了一下,嘴角浮过一抹冷笑。

王小山并没真的昏迷,他听清了那两人的话,明白那人根本不是什么警察,只要自己没说出那一百万的藏匿地点就不会有生命危险,于是安心地闭了眼睛,沉沉睡去。

他做梦了。

王小山梦到自己在一间漆黑的屋内,门的方向似乎有光,像捉摸不到的希望。他茫然无措,机械地迈步,推门走了出去。屋外是想象中湛蓝的天空,有几朵白云,那么明亮。王小山的呼吸忽然就变得急促,他回过头向屋内看去,黑暗像凝固的雾般没有波澜。

梦里他拔出手枪,向屋内扫射,子弹像一道道闪电,在片刻的光明中,屋内有一个人倒在血泊中,是他自己。

王小山大叫一声醒来,满头大汗。

天已经黑了,窗外寂静无声,街灯把树的影子拖长,跃进屋内。王小山口渴难耐,拿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大口喝水。像是知道王小山醒了,房门被人推开,那个自称警察的人走了进来。

“现在,我想你不会再昏过去了,可以回答几个问题了吧?”

突然亮起的灯刺痛了王小山的眼睛,他用手遮挡光线,眯眼看那人的模样。三十几岁的人,戴时尚的黑边宽框眼镜。如果这样打扮的人会是警察,那王小山就敢说自己是科学家,而且更像一些……他几天没刮胡子,神情萎靡,很像长期在试验室里的科学家。

“我在哪里?”

王小山答非所问,那个人皱了下眉头,显然没料到王小山会如此镇定。

“医院,不过很快就会换地方了。”

王小山扭头向窗外看了会,脸上露出满足的神色。

“请问我犯什么罪了?“

“我想你自己清楚!“

王小山做出一副思考的模样,最后突然直视那个男人。

“你不是警察!程晶在哪里?“

那个男人吃了一惊,然后脸上露出笑容。

“你果然很聪明,能告诉我是哪里露出破绽的吗?“

王小山指了指窗外,那个男人向外看去,不远处是煤电厂的烟囱。

“煤电厂周围根本没有医院。另外,你的装扮……像少儿节目主持人,不像警察。现在,不自我介绍一下?“

那个男人张了半天嘴,最后嘴角上翘,笑了起来。

“很好,我是孔荫,你大概听说过,毕竟你跟踪程晶有一段日子了。”

“你就是那个发型师?” 王小山眼中燃起怒火。

“认不出来了吧!我也觉得现在整容的技术太高超了。”

“那么,程晶一定把自己整成俞露的模样了吧?她想取代俞露光明正大地拥有那一百万?”

“当然!哈哈哈!”在孔荫的大笑声中,门开了,整容成俞露模样的程晶走了进来,手上拿着支针剂。

“既然你都知道了,我劝你还是乖乖地交出来那一百万,免得受苦。”

“好吧!我说。” 王小山的回答出乎意料。

不是真相的真相

程晶是从王小山的梦话里知道的真相,当她知道俞露已经死了,一百万落进王小山手中后,动了杀机。程晶借口王小山做噩梦吓到她了,连夜跑到孔荫的住处,孔荫不想杀人,于是两个人计划了一出阴谋。

程晶假借总经理的名义通知王小山参加一次拓展活动,把他运到那所废墟中,想速使他精神崩溃,骗他说出那笔钱的下落。他们几乎成功了,但却在最后一步出了差错。

当然,这些都是他们以为的。

王小山交待出一个地址,程晶和孔荫立即推门出去,但刚走没一会儿就又返回,程晶给王小山注射了镇定剂。

王小山沉沉睡去,嘴角挂着残酷的冷笑。

当王小山再次醒来时,程晶和孔荫已经死了。

事情要从王小山知道程晶有外遇那时说起,他不是个大度的人,所以对程晶的背叛一直怀恨在心,但惧怕孔荫找麻烦,所以迟迟没动手。

正好当时俞露的资金问题令他头疼不已,于是他想出了个一石二鸟之计。王小山假装做噩梦,把俞露失踪的真相说出来,并说那一百万在他手里。当然,王小山根本没有看到钱。

贪婪的程晶中计了,她和孔荫计划一切,却不曾想到自己一开始就在别人的阴谋中。

王小山给他们的地址其实是那个杀死俞露的凶手的住址。当时那个人被警方包围,已经是惊弓之鸟,程晶的出现让他以为鬼魂索命,于是毫不手软地杀了他们。虽然出了些意外,但一切都在王小山的预料中。

警方本来是围捕人体器官走私犯,但却发现了假冒俞露的程晶的尸体。可警方早已在另外的地方发现了俞露的尸体,对于两具面貌相同的尸体,警方十分不解。经法医鉴定发现了程晶的真相,于是他们展开了更深的调查……

到底谁算计了谁?

药效过去后,王小山悄悄回到公司,一切都恢复正常。王小山还像从前一样天天加班,总经理也是一样,没人怀疑他们在做什么。

“我还是觉得,没有必要让俞露死。”

夜里一点多,总经理办公室内,王小山对总经理说。

“你不明白那个女人的控制欲有多强,只有她煞费苦心了,我才能恢复自由。你明白自由是什么吗?”

总经理点上一根雪茄,吐出一团团烟雾。

两个人都沉默了,回忆这一系列阴谋,难免有些洋洋自得。这次计划百无一漏,省下了一百万,又除去了各自的眼中钉,皆大欢喜。

就在这时,门突然被人撞开,一队全副武装的警察闯了进来,给他们戴上了冰冷的手铐。

王小山和总经理两个人面面相觑,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自己的破绽在哪里。

直到第二天,警方向他们出示了从俞露家查出的窃听器接收录制设备,他们才恍然大悟。原来俞露为了迫使总经理离婚,竟然用了这一手。

这个连环阴谋,从俞露开始,又因俞露而结束。

到底是谁算计了谁?

鬼故事大全版权所有 www.xzci.com